别爱我没结果

抽不到一起就强行合影,CP粉最后的倔强(

结婚吧谢谢民政局我给你们搬到文广!!

[KinKi Kids][TK]月下美人Since 1997 贰

隐秘的笑点哈哈哈哈哈哈

开花de潘:

琴师!24 x 女形役者!51


警告:女装



***


“刚桑,刚桑,”剧团里的孩子们在乐屋外叫道,“座长呢?座长还没回来吗?”


“还没有,”刚推开门,笑着回答,“座长去医院探望前田桑了。”


他招了招手,几个小孩却在门口站成一排,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


“这是座长的屋子,只有他认同的人才能用,我们进去会被吼的。”个子最高的女孩子细声细气地解释,然后露出烦恼的神色,“今天轮到座长做晚餐,该不会就这么逃掉了吧?”


“反正也就是生姜烧,”另一个小孩咕哝着,“偶尔还有奇怪的卤肉。”


刚听着他们抱怨,手里用丝帕把琴细细擦拭过一遍。


“冰箱里有什么?”他问。


光一回来时,已经有热腾腾的香味荡漾在餐厅里,他抽了抽鼻子。


“做了什么?”他笑着问。但等看清在厨房里忙碌的人,笑容就僵住。


“脑子有毛病是吗!”他吼向桌边的人,“让琴师动刀碰火,我们剧团死绝了?”


餐厅里安静下来。“可……可是,”有人鼓起勇气说,“刚桑说他做起来很快的,而且……今天本来是座长你当值……?”


“啊啦光一桑,”刚在他身后说,“欢迎回来。”


对险恶的空气视若无睹,琴师把餐盘直接端到了光一面前。


“随便做的,光一桑不要嫌弃。”


光一瞪着碗里的炖肉,肉里被切成梅花形状的胡萝卜静静回望着他。


他只得撤退到椅子上。“不好意思,我开动了。”


“口味还可以吧?”刚问,“妈妈和姐姐都偏爱浓口,会不会太咸?”


“嗯,嗯。”光一吃得头都抬不起来。刚似乎觉得很开心,又说了些什么,就跑到厨房去。


大份炖肉很快就被呼噜干净,光一从桌下摸出罐可乐,喝了几大口,心里觉得十分痛快。他收拾好碗碟,正打算去送到水槽里,门铃却在此时响起来。


是个快递员。“是堂本桑吧,您的姐姐说您在这儿,叫我把您的包裹送过来。”


“姐姐?”光一重复着。


“这个……是堂本桑吧?是的话,请您在这里签个字?”


光一下意识地签了字,抱着包裹往回走。到了餐厅,他才想起来查看包裹上的名字。


堂本 刚 様


“光一,寒天……”包裹的真正主人从厨房里钻出来,手里捧着个粉色的梅花形小钵。


我们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可爱的餐具?光一有些恍神,但随即就转回更紧急的问题。


“堂本?”他伸出一只手,颤抖着指向对方。


“你不是姓田中吗??”


***


正式签订契约时,剧院的负责人看到光一写下的本名,露出了十分微妙的神色。


“请问,您和东二条的堂本家有什么渊源?”


光一茫然否定,对方将信将疑。随后的庆祝宴会上,酒过三巡,这位便打开话匣子,将各种传闻八卦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东二条的堂本,是延续四代的舞伎世家。”


“每一代的家主都是女人,孩子也几乎都是女儿,只有这一代生出了个儿子。”


“可没想到,这个儿子……”负责人有些鄙夷地笑了,“也是个姐儿。”


“长得不错,但从小就爱穿女人的衣服,十二三岁的时候,被同级生知道了。”


“小孩子嘛,懂什么,从那以后就爱凑一起捉弄这小子。闹得厉害的一次,好像是把他扒光了扔进体育课的仓库,给他件女人的睡裙,不穿好就别想出来。”


光一听得直皱眉。“那他穿了么?”


“没有。”


***


撕裂的声响从桌子对面传来,光一抬头,看着刚放下剪刀,从包裹里拆出一些书册来。


“挑了些课本,”刚解释道,“既然剧团安定下来,孩子们也得上学吧?开学之前,他们需要补课。”


“费心了,”光一道着谢,顺手接过剪刀,拆平包装箱放到墙角。然后他坐回桌边,把小钵从刚面前捞过来。


“这个,放蜂蜜,还是放白糖?”他问刚,“我不太能吃甜的,给点黑醋成不成?”


刚没接这个话茬,慢慢低下了头。


“很抱歉,隐瞒自己的姓名……算是我的懦弱吧,”刚低着头,“看您刚才的表情,想必对‘堂本刚’的名声也多少有所耳闻。不过,如果您不会觉得困扰的话,我还是期望——”


光一沉默地倾听,眼看着刚的表情和语气再次变得拘谨起来。


就像是珠贝在湍流中收敛斧足,戒备又脆弱。想到这里,他抬起手来,截住了刚的话头。


“我只有一个要求,”他低声说,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度。


刚抬起头,又垂下眼睛。“愿闻其详。”


“明天起,请刚君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参加彩排,”光一大声说,“和服、旗袍、连衣裙、水手服、女仆装——不要客气地穿着上台吧!什么都行!”


刚睁大了眼睛,“也,也没有涉猎得那么广泛……”他犹豫地纠正道。


光一大咧咧地摆了摆手,“问题在于,刚君如果在演奏时觉得拘束,影响了水平,身为座长的我才会觉得困扰啊!至于女装,”他一指自己,笑得露出牙齿来,“你面前这个人,扮女谋生,艺历十年。”


“我堂本光一,会觉得穿女装的男人有问题?”


刚捧着脸想了会。“好像……说得通。”


光一满意地点点头,朝刚一欠身。


“所以拜托了,堂本老师。”


***


“不行不行,”光一呵斥道,“再来一次!”


“是!”各位团员正襟危坐,表情坚忍。


“等十点钟时刚君过来,你们要说什么?”


“刚桑!可爱!”


“刚桑!超美!”


“刚桑!好适合!”


“刚桑!有品位!”


“表情要明亮!赞美要真心!”光一拿着报纸,在桌子上抽得啪啪作响,“词汇不得过于重复!救急救难的宝贝琴师,怎么做各位心里有数!解散!”


说完,光一觉得万事俱备,便爬去睡回笼觉。直到晌午他才起床,梳洗用餐后便去排练。一走进剧场,远远就听到三味线的韵律。


不断有团员过来打招呼,光一嘴里答应着,眼睛却往舞台侧看。


刚端坐于往常的位置,身上穿了一件较新的夏装女式和服。剪裁和图案都颇为现代,黑白三角彼此咬合,相接的边缘又染成淡红,因为是絽生地,隐约透出乳白的里衣,而带子也同样是乳白的,用丝线绣着几只蜻蜓。


“早上好,”注意到光一的视线,刚停下演奏,向光一欠了欠身。


右边的长袖在这句问候里滑落到地板上。刚低头把衣袖拢了拢,他的头发上别了只玳瑁质的发梳,在照明的光线里显得格外润泽。


“嗯,早上好,”光一答道,“你这身看起来——挺凉快的。”


身后似乎有人发出嘘声,光一凶巴巴往后一瞪。“排练了!排练!”他大声喊道,一边忍不住又回头上下打量了几眼。


彩排异常顺利。闲暇期间,刚的三味线还与太鼓即兴应和了一段,明媚又激烈,引得众人伸长脖颈,听得如痴如醉。响亮的喝彩声中,刚笑得有些羞涩。他掏出丝帕擦拭脖颈的汗水,目光和光一对上,又很快错开了。


吃过晚饭,刚便告辞回家。“今天要帮姐姐做事,不能和大家看棒球赛啦。”他有些抱歉地说着,走到玄关去。


光一坐在沙发上抖着腿读报,眼睛却盯着刚的背影消失。又过了十几秒,他终于下定决心,抓起茶几上的交通卡。


“刚君!”他三步并两步就追了上去,“送你到家。”


“哎?”刚惊讶地抬起手,“不了吧。”


“要的,”光一说,“不知怎的,想到你坐电车,感到不太放心。”


刚自然推辞,两个人一路拉扯着进了车站,又继续拉扯着上了电车。刚放弃地收回手,转而打量印着站名的车内看板。


“光一桑,今天很奇怪啊。”他小声说。


又过了一会。“光一桑,”刚低着头,声音很小,“你,要看我到什么时候?”


他的耳朵已经红了,羞色顺着耳后蔓延,连带着和服衣领上方的脖颈也微微泛红。


光一看得津津有味。“刚君,”他也低声说,“你这身和服——哪里买的?”


“怎么感觉比我台上那身精良多了?贵吗?”他一股脑地追问下去,“你觉得我们剧团的预算,能负担起多少套?”


“啊?嗯……嗯,”刚有些猝不及防,抬手拢了拢头发,“是相熟的老铺订做的,离我家很近,等下路过时指给你看。”


“好好好,”光一开心地点头,就这样蛇随棍上,跟着刚一路出了车站。天色已然全黑,却正是酒家熙攘时分。刚领着光一走进巷道,时而停下为光一简单指点解说几句。町家前的灯笼纷纷亮起,明暗交替里,栖息在带上的蜻蜓们闪闪发光。


光一被无可置疑地吸引了,他盯着那些明灭的翅膀,不可捉摸,若即若离。而刚的声音悠闲而温柔,听起来与剧院主人口中所述者判若两人。


“没有穿?那么他是……”


“那孩子,把学院祭时的旗帜扯碎了围在腰上,然后从角落里,捡起一把撬棍。”


“他就那么冲出来,奔向平时欺凌得最起劲的那一个。”


“当场打断了那人的肋骨,又扔掉撬棍,用上了拳头。”


“两个人高马大的教员,才把堂本家的那小子拉开。走廊里的墙上、窗户玻璃上,都是被他揍出来的血。”


“看着白白嫩嫩像个小娘们,其实是个疯的。”


“刚君,”光一伸出手,在蜻蜓上碰了碰,然后转而向上,握住了刚的肩膀。刚被他的力道带得转过身来,并没有抵触,只是疑问地挑了挑眉毛。


夜色之中,光一凝视着对方,心里却兀自勾画出另一幅景象:烈日骄阳下,愤怒的少年,赤裸而无惧,脊背绷成一柄战弓,勇猛挥拳——


那样野性而刚烈的灵魂,就是栖息在这个柔顺精致的身躯中吗?


只是思及这样的可能,光一便深深地着迷了。


“刚君,”他挺直了胸膛,开门见山地说,“能像这样见到、碰触到真实的刚君,我很开心。”


“请和我交往吧!”




***


被干脆地拒绝了。






TBC


不知不觉就到了5000粉,谢谢大家的关注

(可是懒惰的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 ̄)








[KinKi Kids][TK]月下美人Since 1997 (上)

得意地转发!!谢谢米糕糕!!还好这次有一起买醉的你!(虽然我并没有喝酒(

开花de潘:

琴师!24 x 女形役者!51


警告:女装


本文送给@某乐Goldenson


 这是我们在Solo取消的日子里在奈良街头买醉,回到小旅馆后看着综艺聊出来的脑洞……之一www




人物设定


浪速光三郎(30):著名大众剧团浪速屋的座长,本名堂本光一。专演女形,尤其擅长诠释悲情又放荡的游女形象。本人却是个老气横秋、不修边幅的关西汉子,烟酒及手游重度嗜好者。和刚在18岁时结婚,有些大男子主义,然而在床上从未翻身过(。


堂本刚(30):舞者世家的小儿子,本名堂本刚。精通各种和乐器,插花、茶道和厨艺也很上手,甜食及女装重度嗜好者。学生时代被同学撞见私下的打扮,由此备受欺凌,青春期人间不信。高中毕业后便回到家里担任母亲和姐姐的琴师,有时偷偷玩点潮流音乐w






***


浪速屋的惯例是在公演千秋乐后举办漫长的酒宴,以座长为首喝得尤其疯狂。到第二摊时,光一已经有些迷糊,挣扎着掏出手机,按下一个快捷拨号。没过多久,便听得拉门一响。


“光一桑,”刚站在门口,穿着身半新的和服,图案是时令的紫阳花,映得他脖颈雪白,“该回去了哦。”


他说完便走进来,众人挣扎着坐起,向这位剧团的“女将”问好。刚得体地微笑回应,很轻巧地走到光三郎的面前。他俯下身,天气如此闷热,在酒气和蒸腾的汗液之中,只有刚闻上去依然带着沉着而微甜的香味。


光一打了个喷嚏,他懒洋洋抬起一只手,勾住刚的脖子。刚正打算把他扶起来,这人却突然使坏地用力,导致刚发出“啊!”的一声,跌进他汗湿敞开的胸怀。


“哦哦~~”大家纷纷起哄。“哟!光三郎,今夜也大战七个回合!”


刚把脸埋在光一肩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他扭捏了一会,才从光一怀里挣扎出来坐直,拢了拢纷乱的头发。“走吧光一桑,”琴师温柔地说,“能站起来吗?”


“能的,”光一说,“不信你摸摸。”


“哦哦~~~”大家很捧场地继续起哄。


刚红着脸推了推光一,后者才给面子地从榻榻米上爬起来,胳膊霸道地揽住刚的肩膀,两个人搂作一处走出宴会厅。


剧团成员们望着背影啧啧感叹。


“感情真好啊……都十几年了,有这么温柔的老婆,座长真有福气。”


“也不能说是老婆吧,哈哈哈!”


“难道说是座长的丹那桑吗?别逗了,刚桑比女人还有女子力好吗?”


这时,眼尖的优马发现,光一在离去之前,将钱包忘在了桌上。


他立刻抓在手里跑出去,发现那两位已经到了玄关。优马刚想出声招呼,却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首先,之前还很神气的光一桑,此时已经四肢无力、软若无骨地靠在了刚桑的身上,嘴里还发出了非常绵软的哼唧。


“头,头疼……”他哀哀地用额头去顶蹭刚的肩膀,“刚我头疼,帮帮忙。”


其次是刚桑,一直温柔婉转,甚至可以说是小鸟依人的刚桑,却发出了硬梆梆的冷笑。


“活该,”这样无情地说着,刚桑将和服的右袖挽了几圈。


然后他一把抓住光一桑的腰,“嗯!”地一声,将座长大人整个人提起来扛在了肩上。


“咯啦啦——”刚桑拉开门,步伐轻快地走了出去。


优马:???




***




两个人初次相见是在17岁的时候。光一在双亲去世后咬牙接班,苦练技艺,打造出几个精良剧目。观众反响热烈,于是和剧院签订了三年的合约,总算是让浪速屋摆脱了四处漂泊的命运。本以为能松口气,剧团里顶梁的老琴师却在此时病倒了。


光一将对方送进最好的医院疗养,然而眼看新剧就要上演,出于对音乐效果的坚持,他坚决拒绝使用录音。最后还是老琴师动用人情,找到替代的人选。


“是过去搭档过的舞者的儿子,”老琴师说,“三味线和琴弹得都不错,和你年纪也相仿,应该很好相处。”


新琴师在第二天早早地来了。是个圆脸的少年,穿着身半旧的焦茶色和服,裁剪不太合身。头发似乎留长了,紧紧梳起扎在脑后,眼睛圆溜溜的,却没什么笑容。


“我是刚。”他说,对光一很正式地行礼。


实在看不出来很好相处的样子,光一想。


“有劳了,”他拿过刚捧着的琴匣,带他走向舞台,“那么来排练吧。”


带着测试的心态,光一选了段武戏。在市井中隐姓埋名的女忍者,为被凌辱的游女打抱不平,便趁着夜色去刺杀恶霸。他没扮上全套衣装,只是披了件红色的长衣,拿起木刀。


“集中精神!”他疾步冲向搭戏的团员。按照剧情设计,在光一的角色击杀两人后陷身重围时,三味线的演奏也逐渐走向高潮。光一出声纠正着团员的动作和走位,一边忍不住瞄了眼舞台角落。而如同感应到他的目光一般,年少的琴师突然抬起头,握着拨子的那只手蓄势待发。在舞台的阴影里,他笔直对上光一的视线。


凄厉琴声扑面而来。


身边的团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光一眨了眨眼。“注意节奏!”他对下一个冲上来的人喊道,同时握紧了刀柄。


接下来的几分钟,简直步履维艰。太不一样了,光一暗暗叫苦。完全一样的曲谱,老琴师的演奏沉稳又清冽,而这一位对起伏和节奏的选择简直诡异。明明只是为了鼓舞士气的韵律,却活活弹出一股带着怨愤的狂气。


更要命的是,自己似乎也受到了影响。肢体的动作和力道都被裹挟着,引诱着,一发不可收拾。突然有人惊叫了一声,光一这才发现,对方的木刀被自己劈断了。


“暂停,停下!”他喊道,带着歉意拍了拍对方,然后大步走向了舞台的侧边。


“你,”他沉声说,“和我出去一下。”




***




在众人担忧的视线里,年轻的琴师默默跟着光一上了天台。


而等到了天台上,光一踱着步子,心里却有些发憷。他一向对团员严格要求,大家都是多年的交情,哪怕态度严厉些,也不会造成误会。可和初次对面的人——尤其对方还是好意来帮忙的,这种交流实在不是他的长项。


劣势感勾得光一犯了烟瘾。他走到自贩机前想买包烟,手伸进裤兜,却发现将钱包忘在楼下。


“我来吧。”刚在他身边低声开口了,光一还没来得及拒绝,就看到对方从怀里掏出个零钱包,投进金额正好的硬币,按下购买键。


“刚才在茶水间,看到您抽着同样的牌子。”刚说,一边“啪!”地合上零钱包。钱包也不大,然而生地却是珊瑚粉的,上面绣着只圆滚滚的金鱼,尾巴上竟然还缝着亮片。


光一看呆了。他一直盯着刚把零钱包收进怀里,才猛地回了神。“多谢。”他不自然地说。


“不必,”刚点点头,“晚上结算报酬时,请一并加算。”


“啥?”光一迷惑地看着他。


“您把我叫上来,难道不是为了解雇我么?”刚的神色很平静,“真是太贴心了,还特意避开他人的眼光。”


“我、我没啊??”光一睁大了眼睛,“我就是想和你讨论一下!”


“哦……”刚歪着头,视线从光一脸上移开了。


然后他的表情突然一亮。“怎么还有卖冰淇淋的?”


话音未落,刚整个人小跑着蹿了过去。这一次他的动作甚至比刚才还要快,没等光一看清,刚就从自贩机里rou地掏出个甜筒,舔着回来了。


“您想讨论什么啊?”他问,声音被冰淇淋弄得有些黏糊糊的。


“敬语就算了吧,”光一看得喉咙发甜,不由得吞了下口水,“我听得出来,刚君自己对剧本也是用心研究过,这一点,真是感激不尽。”


刚没否认,“前田阿姨是妈妈的老友,被她拜托,做些功课是应该的。”


站得这么近,才发现他的眼睛里有些血丝。光一几乎都不忍心往下说了,然而他打小就是个不吐不快的人。


“刚才那一段,应当是快意恩仇、振奋人心的情节,可我总觉得,刚君的琴声听起来有种近乎疯狂的哀伤,令人绝望。”光一端详着刚的表情,“所以我要请教一下,刚君意欲表达的图景,是不是和我的想法有些矛盾——你,你平时也吃得这么快吗?”


“啊,嗯。”刚含糊地答应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淡紫色的丝帕,揩了揩嘴角。“绝望……什么的,也不至于吧,只是——”


“世间的恶,是斩杀不完的。”


“女忍者想要杀死的,真的只是区区几个浪荡子吗?”


“如果真是如此,那她为何隐忍许久,直到游女含恨自尽,才终于出手?”


“阻止她当场相助的,令她踟躇不前的,是什么?”


“被凌辱的弱女子,这不是第一个。”刚没有看光一,转脸望向天台之外。“女忍者犯下命案后,必然只得逃离安身之所,从此走上亡命之路。而她离去之后,同样的惨事,也不可能杜绝。”


“想得再深些,那几个恶徒若有妻女,在他们死后也很可能丧失依靠,沦为风尘。女忍者身为游女的孩子,应该很清楚,自己选择挥刀的那一刻,便无可避免地成为了新恶的一环。”


“这……”光一暂时地丧失了言语。


刚转过来,打量了下光一的神色,微微地笑了。


“光一君一定觉得,我想得太多了吧,”他的语调突然轻快起来,“这样,有没有留下录音?我可以模仿那位的风格,包您满意,如果不行的话,家母也有其他相熟的琴师——”


“不,”光一猛地打断了他,“请务必留下来。”


“虽然这样说好像不太对,但前田桑病了真是太好了!”他一把捉住刚的衣袖,双眼发光,“能遇到刚君,真是太好了!你对我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拜托了,请留下来!”


刚张口结舌。


“哈……”半晌,他发出了感叹的声音。而光一无法不注意到,在那张圆圆的脸庞上,刚的唇峰显得愈发突出了。




两个月后,老琴师康复出院,迎接她的是浪速团的新剧场场爆满、圆满结束的朗报,和一个满面红光、兴高采烈的座长。


自从光一的父母去世后,还没见他这么开心过。老琴师心里琢磨着,然后看向光一身后穿着艳丽和服的美人。


“啊,这阵子真是多谢你了……”老琴师欠身施礼,“是希美吗?这么多年不见,出落得这么标致,你的妈妈和弟弟—是叫刚吧,他们可好啊?”


“前田桑,真的康复了吗?”还没等对方开口,光一抢先打趣她,“明明是您自己拜托朋友的儿子来帮忙的吧。”


“哎?”前田疑惑地说,“可我以为……”


“这就是刚啊,”光一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啊还有,刚和我正在交往。”


老琴师:???


TBC


预告:


“光一桑,你想要研究荡妇,可是和舞伎嬉戏,是不会令你满足的。”


“不如,就让我来把光一桑变成放荡的女人吧。”


ps 题目的来历会在下篇揭晓www

stucky007文章列表

哟!

天空:

系列1:真实的谎言


随缘


 


系列2:合伙人婚姻


随缘


lof: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系列3:谋杀死神


随缘


 


系列4:星光闪耀处


随缘


 


 


人间悲喜剧S1:一线之隔


随缘


 


人间悲喜剧S2:伴郎快跑


随缘


 


人间悲喜剧S3:嘉里士纪实


随缘


 


人间悲喜剧S4:无限的我们


随缘


lof:1-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被屏蔽,可走随缘观看)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


随缘


lof: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人间悲喜剧特别卷:1001夜


随缘


lof:


一见钟情


忠诚


双生1  2


养伤奇遇


六英尺



纸上男孩


入梦


 


人间悲喜剧SN:明天


随缘




 


接驳


随缘


lof: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细胞嘶鸣


随缘


lof: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尾声


 


返祖


随缘


lof: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永恒的呼唤


随缘


lof:1  2  3  4  5


 


聚聚们的故事


第一弹


第二弹


第三弹


第四弹


 




TBC


  @stucky007 大着胆子找太太要授权整理了文章链接,谢谢太太信任,更谢谢太太几年来的笔耕不辍,写出了这么多高质量的故事。再一次表白,很爱很爱你。希望你三次元一切都顺利呀。


一切都属于7太和stucky,我只是个搬运工。

cotton2cotton:

Are you gay for Steve, I think you may be
And that would be alright
But let a bitch know just what your steez is
So I know if I should shave tonight

哈哈哈哈哈哈脑补了无数和巴基哥哥约过的布鲁克林女孩。左边那个女孩很像TBBT里和Raj好过的社交恐惧症女孩。


李百万:

Me you and steve哈哈哈哈哈哈脑洞要补不住了 脑补了一万字文 叉骨大大和吧唧date的时候 队长跟狗狗一样跟在后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成傻逼噜 叉骨少女心爷们!HAIL叉骨!

歌词如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噜

Candlelight and moonlight all around us
I look into your eyes
You hold my hand underneath the table
And I can't disguise the way I feel

I could've wish a thousand wishes
For this night I can't believe
That it's finally me and you and you and me
Just us and your friend Steve

Do do do do do do do Steve
Do do do do do do do leave
What's the deal with your friend Steve?
Oh, hey, how it's going?

You took me out for waffles and to the movies
I was hoping for romance
You even took me to the Mexican circus
I thought there was a chance we'd be alone

I could've wish a thousand wishes
For Steve to disappear
What the fuck's your fucking problem?
Why he's always here?

Do do do do do do do Steve
Do do do do do do do
Go away, what's the deal with your friend Steve?
Oh, hey, how it's going?

It's not that I don't like your friend
But how many hours with him can you spend?
And it's not that I don't think he's great
But it's only you, only you
I wanna fellate

Are you gay for Steve, I think you may be
And that would be alright
But let a bitch know just what your steez is
So I know if I should shave tonight

I could've wish a thousand wishes
'Cause I like to be with you
But if it's always me and you and your friend Steve
There's nothing I can

Do do do do do do do Steve
Do do do do do do do
Why don't you just go be with your best friend
And boyfriend

Steve

爱与正义的管道工:

之前的无料本的电子版,全部公开啦XDD图有点儿多所以干脆四拼一啦……pdf版的图要大一点儿,地址戳这里|on the way home.pdf 渣浪说要审核我也不知道啥时候审核完【。实体本儿全发完啦!没有啦!连我自己那本都寄出去啦!【。…………应该没有什么要说的了,恩。

……卡在99%是闹哪样啊摔!

约瑟, 我很累:

甜哭了嘤嘤!!捧着心口去睡觉了......

voyage:

在故事里就够苦了,故事外能多让他们幸福一点是一点←老年人心态

Steve97岁生日快乐!



(……自己这破英语送去中考估计都没法及格